• <dd id="u2bcl"></dd>

        <div id="u2bcl"></div>
        <dd id="u2bcl"></dd>

          1.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大金融“東方不敗”安信信托,預虧17億股價反而漲瘋了!

            2月26日,安信信托再度一字漲停,這也是該上市公司6個交易日內第5次漲停了。有趣的是,上市公司1月30日才公告稱,預計2018年虧損13億元至17億元。業績慘烈,股價卻漲瘋了。

            標簽: 安信信托 漲停 高天國 中民投

            近日,包含“東方”字樣的A股公司,走勢都特別好,比如京東方、東方通信和東方財富等,股民笑稱它們為“東方不敗”。


            在大金融領域,則有一只“神奇”的股票,公司2018年最多預虧17億,股價反而漲瘋了。



            來源:wind


            2月26號,安信信托一字板漲停,短短不到一個月,股價就早已走出翻倍行情。走勢如此瘋狂的安信信托,宛如大金融板塊的“東方不敗”。


            其實,當下反常的暴漲與公司基本面毫無關聯,相反,公司經營狀況出現了惡化。


            1月30日晚間,安信信托發布業績預告,預計2018年公司業績將虧損13億元至17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14.6億元到18.6億元。


            研究來看虧損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一是投資中弘股份和印記傳媒踩雷,二是受到資管新規影響。


            安信信托曾經有著極為光輝的歷史,衡量企業盈利能力的指標ROE(凈資產收益率)常年保持在20%以上,2009年至2017年,其ROE之強悍令人側目,最差的一年也有18.67%,2014年甚至達到了76.89%。


            現在形勢卻急轉之下,公司不僅面臨業績大幅下滑。而作為高天國資本運作平臺,國之杰的風險也尚未解除,除了與安信信托有關的風險外,國之杰還險些攤上信托貸款違約風險。


            另一方面,近期風口浪尖上的中民投早在2017年,就將自己旗下所持董家渡地塊的合計45%的股權轉讓給了安信信托。集多種風險纏身的安信信托,當時發行了系列信托產品,耗資百億以上接盤董家渡項目的股份。


            要知道,董家渡項目,董文彪曾敗北,而綠地接盤董家渡地塊前夕,張玉良幾乎一夜無眠,這說明接盤事項給其帶來了巨大壓力。


             


            連續踩雷中弘股份、印紀傳媒


            依靠上海國之杰運作,高天國入主安信信托,并于2006年完成資產置換,安信信托由此走上了快速發展的道路。


            然而,去年安信信托遭遇滑鐵盧,這將是高天國27年來遭遇的第四次危機。


            根據公告,安信信托預計2018年虧損13億元至17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虧損14.6億元至18.6億元,這是高天國入主之后的首次巨虧。


            安信信托解釋,公司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資產公允價值下降、部分金融資產需要計提減值準備。此外,受行業政策調整等影響,公司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下降。


            實質上是,一方面是安信信托投資中弘股份和印記傳媒股票踩雷大虧,另外就是資管新規之下公司盈利空間被壓縮了。


            去年,中弘股份爆雷,債務余額超200億元,公司成為A股首個一元股退市企業。安信信托涉足其中,債務余額達21億元。


            此外,受陰陽合同、商譽風波影響,影視娛樂公司印紀傳媒危機爆發,公司預計去年巨虧21.4億元至32億元。去年以來,股價從23.84元跌至3.50元,累計跌幅達85%左右,身為第四大股東的安信信托重傷難免。


            另一方面,2017 年以來,國內金融業防風險、去杠桿進程加快,出臺了多項監管政策。尤其是 2018 年 4月,《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資管新規)發布,嚴格規范資管行業進入降杠桿、破剛兌、去嵌套的新規時期。在資管新規的指導下,信托業面臨回歸“受人之托,替人理財”本源、謀求轉型高質量發展的機遇和挑戰。


            目前,資管新規后,公司很多方面收到限制,杠桿比例被嚴格限制,業務體量大幅減小,眾多新業務批不下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之前安信信托回復證監會反饋意見的公告顯示,高天國目前涉足四大領域:金融(安信信托)、房地產(上海谷元)、投資(創安集團、富冠國際)、百貨(上海假日百貨)。其中,僅上海國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市值,目前已接近100億元。


            這一系列資本運作的平臺依靠的是上海國之杰,成立于1999年。


            但是最近國之杰也有麻煩纏身,公開信息顯示,安信信托實控人高天國通過上海國之杰所持安信信托20%股權被司法凍結。前不久,作為融資方,國之杰險些出現信托貸款違約,目前,這一信托貸款潛在風險依舊存在。


            1月14日,四川信托官網發布的博邦系列2018年第4季度事務管理報告披露稱,“報告期內,融資方未足額償付本項目項下貸款半年度應付利息。”


            1月15日,劇情又馬上反轉,四川信托發布公告稱:“截至本公告日,本信托計劃運行正常,我公司已收到融資方上海國之杰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支付的利息。”


            可能有投資者覺得只是虛驚一場,但是仔細對四川信托旗下“博邦”系列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細節及上述背景做進一步觀察,就會發現故事遠沒有結束。


            據《證券市場周刊》稱,對國之杰來說,如果已有一次展期的“博邦”系列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不再做展期,則自3月24日至4月21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需兌付的信托貸款本息合計至少達到28億元。


            如果接下來,不再對信托計劃做展期,那么國之杰要靠什么償還,變賣手中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還是繼續擴大債務?


            要知道上海谷元、上海國正、上海沅晟及上海鑫康潤作為國之杰的控股股東以及一致行動人,它們所持有的國之杰股份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質押狀態,而這四家公司的實控人也是高天國,這反映了當前公司資金面是多么緊張。


             


            困境之地,背水一戰


            前段時間鋪天蓋地的消息都是圍繞綠地控股正式接手中民股滬上董家渡地王項目50%股權及相應債權。而那個1992年“下海”海南炒房的四川閬中人,號稱中國隱性信托大亨稱號的高天國似乎被忽略了。


            董家渡股權分為三部分:



            來源:環球老虎財經綜合整理


            董家渡地塊屬于上海黃浦區老城區,項目宗地面積17.5萬平米,可建設用地12.7萬平米,用地性質為商住辦。按照規劃,董家渡要建成一個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新地標,前前后后已經耽擱了5年。


            而為了受讓這45%股權,安信信托曾發行系列信托產品,合計募資240億元。按照綠地集團接盤50%股權原本售價160億元估算,安信信托接盤價約為140億元。


            從地理位置上來看,董家渡項目位于南外灘商圈,人氣較弱,面對國內外動蕩的金融環境,后續招商存在一定的挑戰。


            另一方面,最近市場安信信托的暴漲,一方面得益與滬深兩市走強和相應的金融板塊崛起,另一方面有活躍的短炒資金借助炒作題材,但就公司現在PE(市盈率)來看已經51.28倍,行業中位值為32.30倍,遠遠高于均值水平。


            而且最新安信信托在《2018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中稱2018年度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虧損13億元到17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預計虧損14.6億元到18.6億元。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廣告6
            河北十一选五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