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u2bcl"></dd>

        <div id="u2bcl"></div>
        <dd id="u2bcl"></dd>

          1.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徐翔隕落3年了,A股你還好么?

            環球老虎財經 朱成祥38073202/15 00:56

            監管的“萬里長城”今猶在,只是不見當年的“總舵主”徐翔。割韭菜的人抓了一波,禁了一波,投機仍然盛行,A股依舊凌厲。尋底之路第六期將為大家講述2015年股市大震蕩,以及大震蕩之后的這段日子。

            標簽: 徐翔 2015 A股

            2015年7月上旬,A股、港股。此時,香港歌手鄧紫棋竟在社交網站調侃到:“我不是早就場了嗎...‘全都是泡沫,只一剎的花火’別傷心了各位,‘股市是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么難過’”。


            歌手不炒股,自然淡定,投資者則認為鄧紫棋是在股民的傷口上撒鹽,斥責她:“咁大方,唔見你捐一半身家畀我”。可能像歌詞中所說的,股市就像泡沫。但是經歷過這場狂歡的投資者,誰又能接受殘忍的現實。


            2015年年初開始,滬深兩市持續大漲。自2014年12月31日至2015年6月12日近5個半月里,上證綜指驟升60%,深證成指更是暴漲122%。2015年6月12日,上證綜指一度到達5178.43點高位;6月15日,深證成指也創下18211.76點高位。


            可惜,這些都只是“一剎的花火”,5178,也成了多少投資者無比懷念的瞬間。連創新高后,大盤走勢急轉直下。6月15日,上證綜指重挫2%,創業板暴跌5.22%;6月16日、6月18日,滬深兩市又接連跳水。6月19日,兩市再度跳空低開,甚至出現千股跌停。據統計,彼時A股2780只股票中,當日就有1088只跌停。


            “熊”,來了。


            一場瓢潑的雨


            有人形象地把股市比作果樹,與其他樹木相比,果樹結的果子越多越好吃,人們就越喜歡一擁而上。如此,果樹便容易被人折斷樹枝,壓彎樹干。一旦不能結果子,就會被拋棄砍伐,淪為燒材。


            牛市行情時候,街頭巷尾大爺大媽們無一不在談論股票,甚至就連未成年的中學生,也借張身份證去券商營業部開戶。股市賺錢效應下,老少爺們一擁而上。就跟上面那個故事一樣,蜂擁而上之時,似乎就是牛市見頂之際。


            其實,2015年股市大波動,受損的很多都是股市初次嘗鮮的新股民。2014年年底,滬港通開通,北上資金大筆涌入滬市。當時房市宏觀調控,原本打算投資房市的資金涌入股市,再加上融資融券等杠桿工具推波助瀾,一輪瘋狂的行情就此發動。


            趕上了風口,豬也能上天,趕上了牛市,傻子也能賺錢。波瀾壯闊的行情下,幾乎所有人都在賺錢。大學生們,把生活費省下來,一個宿舍集資買入;退休的大爺大媽,顫顫巍巍地拿著養老金,每天喜笑顏開地盯著大盤一路向上。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2015年6月、7月,A股像是遭遇了一場瓢潑的雨,澆滅的人們賺錢的夢。


            老股民郭師傅的遭遇,便是股災百態的縮影。“炒了20多年股票,從來沒碰到過這樣的事情。這一年來的損失,已經把我過去兩年賺的錢全吞回去了。”


            一開始,郭師傅的賬戶有100多萬資金。由于當時行情實在太好,融資炒股非常火爆。2015年3月,郭師傅也融了100萬元。因而,郭師傅的本金加融資達到200多萬元。大牛之下,郭師傅很快賺了100萬元。于是,他又融了100萬元,融資達到了200萬元,賬戶資金達到了400萬元。


            過了段時間,郭師傅又迅速地賺了180萬元。牛市行情,杠桿助力,郭師傅賺錢不費吹灰之力。置身當時的情景,不加杠桿簡直就是個傻子。


            在快速賺錢的誘惑下,郭師傅又融了100萬元,總融資額達到300萬元。恰恰正在此時,暴跌來了。很快,券商也發來了平倉警示。最后,郭師傅不得以忍痛割肉,留了兩成多倉位。


            徐翔的隕落


            2015年11月1日,星期天。“寧波漲停板敢死隊總舵主”、“私募一哥”徐翔前往寧波老家,去參加祖母的百歲壽辰。盡管徐翔家族因炒股暴富,他的祖母仍舊居住在徐翔小時候生活的普通小區里,百歲壽辰的慶祝活動也頗為低調。


            但是,慶祝活動在上午10:30左右被打破。似乎是接到消息,徐翔立即離開聚會,驅車前往上海,通過暗灰色的公寓樓,穿過奉化河水,徐翔駛入杭州灣跨海大橋。


            后面便是無數投資者熟悉的場景,當天晚間,一張照片在網上流傳。徐翔帶著手銬,穿著白色的阿瑪尼外套,灰色襯衫,無框眼鏡,雜亂的黑頭發下,胖乎乎的臉頰刮得干干凈凈。


            2015年11月1日晚間,新華社播發新聞表示,徐翔等人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其行為涉嫌違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機關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徐翔,1978年生,是我國金融交易市場傳奇一般的投資人。1993年,15歲的徐翔初識股市,帶著幾萬塊錢就入了市。18歲時,癡迷股票魅力的他毅然決然放棄了高考,決定專心投資股市。到了2015年,徐翔控制了至少280億元人民幣,在中國私募基金經理中排第一。


            2015年,這位A股名噪一時的梟雄被捕,徐翔隕落了。


            在業內人士看來,身為私募旗幟性人物,徐翔隕落意味著國內證券市場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監管周期,強化對于內幕交易和操縱市場的打擊將成為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常態。


            而據經濟參考報透露,徐翔被捕,很有可能與其不配合“救市”有關。2015年股災期間,有關協會的負責人曾邀請他參與救市。


            彼時,有關部門對危機反應迅速。大股東限售、IPO叫停,還動員一個“國家隊”,用了3萬億元進行救市。


            但在徐翔看來,由于救市過程中將不可避免地接觸到一些關鍵的內幕信息,對于私募基金管理人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便會萬劫不復,因此他表示了拒絕。


            有趣的是,股災之時,眾多投資者陷入水火之中,徐翔居然還能盈利。從2015年初開始,徐翔旗下澤熙的一個基金增長了357%,在國內1649只基金產品中排名第一。而另一只基金產品增長了187%。此外,徐翔旗下有5只基金,在六月股災中旬的三個星期中,至少有20%的增長。


            看樣子,徐翔神奇的能力再次發威了。而根據南華早報的報道,澤熙至少三成重倉股被國家隊大量購買。并且,徐翔所有資金恰好在精準的時機,從股市全身而退。


            2015年,徐翔因為操縱股市被依法逮捕,2017年,萬眾矚目的審判結束,徐翔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罰款110億。除了要罰的110億,還有90億非法所得要上繳國庫。


            什么都沒有變?


            對于徐翔被捕,有評論解讀為A股投資邏輯的改變。表面上看是打擊市場的操縱行為,實際上是管理層鼓勵市場從投機轉向價值投資。而徐翔作為市場上最具影響力的投機客,自然成為被打擊的對象。


            梟雄隕落,一時間,搶手的澤熙概念股也成了人人躲避的黑天鵝。據統計,投資者關系關系互動平臺上,一天就有36條和澤熙有關的投資者提問,一共涉及上市公司25家,絕大多數都是咨詢是否屬于“澤熙概念”,也有投資者要求上市公司出面澄清,以免股價被誤傷。


            在上述25家公司中,已經有16家公司出面進行了回應,部分公司甚至不惜查閱10月底的股東名冊來證明和澤熙沒有關系,甚至直言“該股東已全部減持完畢”,8家公司徹底撇清與澤熙關系。


            可是,脫離關系的,似乎只是“澤熙概念股”,A股市場該怎么玩,還是怎么玩。有投資者感嘆:“徐翔離開這些年,一切似乎都沒有變。”


            早在2016年年末,就有小散禁不住內心的痛,賦詩一首:《徐翔被帶走一周年有感》


             


            這一年,A股經歷股災3.0,指數從3500多點回歸到今天的3125點。


            這一年,“藍海一號”橫空出世,收益率冠壓群雄,澤熙舊部重出江湖?


            這一年,A股的故事不好講了,都經歷了四板特停邊緣化的悲觀和苦惱吧。


            這一年,短莊橫行,一字斷魂刀再現江湖,有人歡笑有人沉默。


            這一年,妖股唱罷又登場,上演了一場又一場資本市場的大型行為藝術。


            上個月,深南哥又回來了,85后的趙老哥結婚了~


            這一周,一個徐翔倒下了,千萬個恒大、寶能站起來!


             


            一個時代結束了,似乎另一個時代也沒有開啟。投機客逐漸收斂,可期待中價值投資的力量,卻始終沒有在A股創出名號。就如同上文所說的“一個徐翔倒下了,千萬個恒大、寶能站起來!”


            生活照舊,A股依然凌厲


            2016年,野蠻人肆虐,寶能恒大炒股炒成收割機,溫州幫杭州幫廣州幫一字斷魂刀,85后趙老哥婚了感慨女人比股票難懂。


            徐翔被捕,A股投機客照舊。比如“王的女人”——梅雁吉祥,就是這段時間股市炒作的縮影。


            早在2015年8月,梅雁吉祥就曾從3元漲至10元。令人驚訝的是,梅雁吉祥沒有互聯網金融的概念,也沒有高科技的題材,甚至也沒有靠譜的重組傳聞。其受到追捧的原因只有一個,即中國證券金融公司成為其第一大股東,人們戲稱它是“王的女人”。


            當熱度下去,梅雁吉祥股價也很快回落。有意思的是,2016年9月份、10月份,梅雁吉祥再度卷土重來。而這一次,梅雁吉祥是趕上了恒大概念。


            2016年三季度,恒大人壽以4.95%的持股成為梅雁吉祥第一大股東。而當時,梅雁吉祥前十大股東中,其他股東持股比例均不超過1%。在投機客的炒作下,梅雁吉祥股價很快從5元飆至9元,幾近翻番。有投資者笑稱,梅雁吉祥從“王的女人”變成了“許的女人”。


            當時,A股市場另一大事件也是險資發動,即寶能參與的萬科股權之爭。很快,監管的重拳又來了。此后,恒大人壽主要負責人相繼受到上交所、保監會約談。此后,“妖精論”、“害人精”言論又出,險資偃旗息鼓。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似乎A股的監管政策又逆轉了。不僅鼓勵險資買入A股;股指期貨也逐漸放開;量化對沖基金再度申報;“外部接口”也放開了。監管似乎越來越松,A股的未來能好嗎?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廣告6
            河北十一选五彩票平台